茶网,您身边茶叶知识管家。
网站导航 客服微信:CQWT666
当前位置:茶叶网>茶叶知识>品评茶经

品评茶经

2021-01-17 茶叶知识 6.54万阅读 投稿:luoke

受到普洱茶的启发和影响,其他茶类也大有打“古道”牌和“越陈越香”牌,相互之间的叫嚷之声不绝于耳。普洱茶是有自己的特点的,与它一样进行炒作的茶类多数也是特点显著的,因为人的原因,它们成了众矢之的,这对于不能言语的茶来说是不公平的。

杜牧的《江南春绝句》里有一句: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说的是南北朝时期南朝佛教寺庙的兴盛。事实上,这种兴盛不只是南朝有,北朝也一样是寺庙林立,僧侣众多。我们常说:名山有名寺,名寺出名茶。由于僧侣对茶叶的需求,从南北朝起,茶就开始通过分布在各处名山中的名寺大规模传播开来了。关于具体的传播方式和途径《茶经》中没有太多的文字记载,不过其中却有一个叫单道开的名僧以茶修行的故事。既然是大师,他的“粉丝”就一定少不了,大师喜欢什么东西,“粉丝”当然也会模仿着去做。大师喜欢饮茶,茶自然要在他的“粉丝”中流行开来。


关于单道开其人,《茶经》说:“敦煌人单道开不畏寒暑,常服小石子。所服药有松桂蜜之气,所余茶苏而已。”《晋书·艺术》中则有更为详细的传记。《晋书》说,单道开虽为高僧,却常穿粗布之衣,有人送他丝织衣物,他也从来不穿,而且不怕冷不怕热,整日整夜不睡觉。一直吃小石子,每天都吃一次,一吃就是或多或少好几枚。这个人喜欢住在山林里,住进山林后,山神、树神之类的神仙就去吓唬他,常常以各种奇形怪状的形象在他面前现身,他却始终毫无惧怕。在羯人后赵石虎当政的时候,单道开从西部赶往当时由后赵控制的中国北方地区,日行700里,到了甘肃天水,就给身在首都邺城的石虎上了奏章告诉他自己已经进入后赵了。等他来到邺城后,石虎叫来佛图澄跟他辩论佛经,佛图澄是个得道高僧,却也无法辩倒他。开始的时候,单道开就住在邺城西沙门法綝祠,后来又搬到临漳昭德寺。住进寺庙后,他就开始在屋内建造房阁,而且一造就造出来一栋有八九尺高的房阁,他还在上面造了一个禅室,自己就坐在里面念经悟禅。石虎很是看中他,给他赏赐了很多钱财,他拿到钱财后,将这些钱财都施舍给了穷苦百姓。既然大家都传说他是位高僧,于是就有很多人来向他询经问道,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说,只顾着打坐念经,而且每天还服用几粒所谓镇身守神的大药丸,药中有松油、蜂蜜、生姜、桂花和伏苓的气味。跟我们现代人不以茶水服药不同,单道开吃完药后,就喝上一两大杯茶水。他说,这样做能治疗眼病,其他尝试了此方的人也都说这个方子很灵验。佛图澄观察了单道开的行动,说他能影响到国家的兴衰,若离开了后赵,后赵将会大乱。在石虎当政末期,单道开南渡去了许昌,没过多久邺城果然大乱。
升平三年(公元359年),单道开来到南京,后来又去了广东,在惠州罗浮山隐居起来,独居在一处茅草屋中,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他活了100多岁,后来死在山中的茅草屋内,弟子照着他的吩咐把尸体放在石洞里。后来,一个叫袁宏的做了当地的太守,在一次攀登罗浮山的过程中发现了单道开藏尸的洞室,打开后发现单道开的尸体依然栩栩如生,像活着的时候一样,而且香火瓦器也都安放在一边。袁宏感叹说:“大师真是高僧,这不正是金蝉脱壳吗?”
故事里提到的另外两个人,一个是石虎,一个是佛图澄。石虎是石勒的侄子,石勒死后从石勒儿子石宏手上夺来皇位,不仅直接或间接地杀死了自己的3个儿子,连自己疼爱有加的小孙子也因为是儿子石宣的之子而被诛杀,可是这个生性残忍的家伙却又一心向佛,痴迷佛教。由此不难看出,佛教在当时社会的盛行程度和对时人影响之深。佛图澄是西域人,自言曾经到罽宾国跟名师学法,传说他能役使鬼神,彻见千里外的人事,又能预知吉凶,兼善医术,《高僧传》说他门下受业追随的常有数百人,前后门徒几及一万,石勒和石虎对他都非常尊敬。一个受到石勒、石虎敬重的僧人和单道开相比起来也丝毫不显得更加高明,单道开的道分之深也就显而易见了。现在的广告商都喜欢找名人来做广告,两晋南北朝时期虽然没有广告商,但是单道开饮茶养身、治眼病的广告效果也丝毫不比成龙“霸王”洗发液快速长头发的广告效果差。这么看来,单道开对于推广“茶为国饮”的贡献还真是相当大的了。
有句古谚叫: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”桃树李树不妖艳、不声张,然而有花有果,人们自然就向它走来,并在它面前走出一条道路来。单道开“常衣粗褐”,“佛图澄与语,不能屈也”,“人或来谘问者,道开都不答。”却能“观国兴衰”,“业行殊群”。他没有在电视、报纸上大肆做宣传倡导喝茶,没有去宣扬喝茶的好处,可是老百姓却都随着他去喝茶,而且还因为喝茶治好了眼疾。而我们的一些茶叶投机专家呢?明明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普洱茶的功效,就敢无限地夸大它的功效,把它捧成万能良药,甚至比良药还要良。不仅如此,还要摆出架势来不允许别人提出稍稍一点怀疑意见。若是套用一下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,那么,桃李就被生生换成了普洱,“不言”也成了喋喋不休的“不喋”,“下自成蹊”的蹊也就成了重走不完的各条或者天然或者人造的“茶马古道”了。受到普洱茶的启发和影响,其他茶类也大有打“古道”牌和“越陈越香”牌,相互之间的叫嚷之声不绝于耳。普洱茶是有自己的特点的,与它一样进行炒作的茶类多数也是特点显著的,因为人的原因,它们成了众矢之的,这对于不能言语的茶来说是不公平的。若要还它们以公平,那些希望从中渔利的人应当闭嘴了。
单道开爱茶,却不爱去宣扬,他天天喝茶,茶自然也要随他一起来到广东的罗浮山,不知道现在的罗浮山上是否还静静地藏着他曾经植下的茶树?

受到普洱茶的启发和影响,其他茶类也大有打“古道”牌和“越陈越香”牌,相互之间的叫嚷之声不绝于耳。普洱茶是有自己的特点的,与它一样进行炒作的茶类多数也是特点显著的,因为人的原因,它们成了众矢之的,这对于不能言语的茶来说是不公平的。

杜牧的《江南春绝句》里有一句:“南朝四百八十寺,多少楼台烟雨中。”说的是南北朝时期南朝佛教寺庙的兴盛。事实上,这种兴盛不只是南朝有,北朝也一样是寺庙林立,僧侣众多。我们常说:名山有名寺,名寺出名茶。由于僧侣对茶叶的需求,从南北朝起,茶就开始通过分布在各处名山中的名寺大规模传播开来了。关于具体的传播方式和途径《茶经》中没有太多的文字记载,不过其中却有一个叫单道开的名僧以茶修行的故事。既然是大师,他的“粉丝”就一定少不了,大师喜欢什么东西,“粉丝”当然也会模仿着去做。大师喜欢饮茶,茶自然要在他的“粉丝”中流行开来。


关于单道开其人,《茶经》说:“敦煌人单道开不畏寒暑,常服小石子。所服药有松桂蜜之气,所余茶苏而已。”《晋书·艺术》中则有更为详细的传记。《晋书》说,单道开虽为高僧,却常穿粗布之衣,有人送他丝织衣物,他也从来不穿,而且不怕冷不怕热,整日整夜不睡觉。一直吃小石子,每天都吃一次,一吃就是或多或少好几枚。这个人喜欢住在山林里,住进山林后,山神、树神之类的神仙就去吓唬他,常常以各种奇形怪状的形象在他面前现身,他却始终毫无惧怕。在羯人后赵石虎当政的时候,单道开从西部赶往当时由后赵控制的中国北方地区,日行700里,到了甘肃天水,就给身在首都邺城的石虎上了奏章告诉他自己已经进入后赵了。等他来到邺城后,石虎叫来佛图澄跟他辩论佛经,佛图澄是个得道高僧,却也无法辩倒他。开始的时候,单道开就住在邺城西沙门法綝祠,后来又搬到临漳昭德寺。住进寺庙后,他就开始在屋内建造房阁,而且一造就造出来一栋有八九尺高的房阁,他还在上面造了一个禅室,自己就坐在里面念经悟禅。石虎很是看中他,给他赏赐了很多钱财,他拿到钱财后,将这些钱财都施舍给了穷苦百姓。既然大家都传说他是位高僧,于是就有很多人来向他询经问道,可是他却什么都不说,只顾着打坐念经,而且每天还服用几粒所谓镇身守神的大药丸,药中有松油、蜂蜜、生姜、桂花和伏苓的气味。跟我们现代人不以茶水服药不同,单道开吃完药后,就喝上一两大杯茶水。他说,这样做能治疗眼病,其他尝试了此方的人也都说这个方子很灵验。佛图澄观察了单道开的行动,说他能影响到国家的兴衰,若离开了后赵,后赵将会大乱。在石虎当政末期,单道开南渡去了许昌,没过多久邺城果然大乱。
升平三年(公元359年),单道开来到南京,后来又去了广东,在惠州罗浮山隐居起来,独居在一处茅草屋中,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。他活了100多岁,后来死在山中的茅草屋内,弟子照着他的吩咐把尸体放在石洞里。后来,一个叫袁宏的做了当地的太守,在一次攀登罗浮山的过程中发现了单道开藏尸的洞室,打开后发现单道开的尸体依然栩栩如生,像活着的时候一样,而且香火瓦器也都安放在一边。袁宏感叹说:“大师真是高僧,这不正是金蝉脱壳吗?”
故事里提到的另外两个人,一个是石虎,一个是佛图澄。石虎是石勒的侄子,石勒死后从石勒儿子石宏手上夺来皇位,不仅直接或间接地杀死了自己的3个儿子,连自己疼爱有加的小孙子也因为是儿子石宣的之子而被诛杀,可是这个生性残忍的家伙却又一心向佛,痴迷佛教。由此不难看出,佛教在当时社会的盛行程度和对时人影响之深。佛图澄是西域人,自言曾经到罽宾国跟名师学法,传说他能役使鬼神,彻见千里外的人事,又能预知吉凶,兼善医术,《高僧传》说他门下受业追随的常有数百人,前后门徒几及一万,石勒和石虎对他都非常尊敬。一个受到石勒、石虎敬重的僧人和单道开相比起来也丝毫不显得更加高明,单道开的道分之深也就显而易见了。现在的广告商都喜欢找名人来做广告,两晋南北朝时期虽然没有广告商,但是单道开饮茶养身、治眼病的广告效果也丝毫不比成龙“霸王”洗发液快速长头发的广告效果差。这么看来,单道开对于推广“茶为国饮”的贡献还真是相当大的了。
有句古谚叫: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”桃树李树不妖艳、不声张,然而有花有果,人们自然就向它走来,并在它面前走出一条道路来。单道开“常衣粗褐”,“佛图澄与语,不能屈也”,“人或来谘问者,道开都不答。”却能“观国兴衰”,“业行殊群”。他没有在电视、报纸上大肆做宣传倡导喝茶,没有去宣扬喝茶的好处,可是老百姓却都随着他去喝茶,而且还因为喝茶治好了眼疾。而我们的一些茶叶投机专家呢?明明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普洱茶的功效,就敢无限地夸大它的功效,把它捧成万能良药,甚至比良药还要良。不仅如此,还要摆出架势来不允许别人提出稍稍一点怀疑意见。若是套用一下“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”,那么,桃李就被生生换成了普洱,“不言”也成了喋喋不休的“不喋”,“下自成蹊”的蹊也就成了重走不完的各条或者天然或者人造的“茶马古道”了。受到普洱茶的启发和影响,其他茶类也大有打“古道”牌和“越陈越香”牌,相互之间的叫嚷之声不绝于耳。普洱茶是有自己的特点的,与它一样进行炒作的茶类多数也是特点显著的,因为人的原因,它们成了众矢之的,这对于不能言语的茶来说是不公平的。若要还它们以公平,那些希望从中渔利的人应当闭嘴了。
单道开爱茶,却不爱去宣扬,他天天喝茶,茶自然也要随他一起来到广东的罗浮山,不知道现在的罗浮山上是否还静静地藏着他曾经植下的茶树?

722
虚假的繁荣 垂媛子 亦晨 拒绝 零点以后 漫步云端 籁人 离合岂无缘 这些人赞过

声明:茶叶网所有作品(图文、音视频)均由用户自行上传分享,仅供网友学习交流。

本文标题:品评茶经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91dipingqi.com/article/579793.html